頭條 熱門 重磅原創 PPP 地方 教育 圖片新聞 政府采購 權威公告

首頁 > 新聞 > 河南 > 文章詳情頁

奮進新時代出彩河南人張玉滾:挑起山里娃夢想的深山守護人

一座綿延起伏的伏牛山,隔斷了小山村和大都市兩個世界;一根黝黑光亮的長扁擔,為山鄉的孩子們挑來了外面的世界。 扁擔的主人名叫張玉滾,18年間,他潛心鉆研每一門課程,苦練教學本領

一座綿延起伏的伏牛山,隔斷了小山村和大都市兩個世界;一根黝黑光亮的長扁擔,為山鄉的孩子們挑來了外面的世界。

扁擔的主人名叫張玉滾,18年間,他潛心鉆研每一門課程,苦練教學本領,千方百計上好每一堂課。他手執教鞭能上課,掂起勺子能做飯,握起剪刀能裁縫,打開藥箱能治病,為了學生把自己逼成了一個多面手。

由于長年的操勞,80年出生的他早早的白了鬢角,皺了眼角。面對鏡頭有些拘謹的張玉滾,每當提到孩子、提到學校,眼中總是充滿了光亮。

“不耽誤一節課,千方百計上好每一節課。”

“啥都沒有。”

這是2001年初到黑虎廟小學的張玉滾最深的感受。黑虎廟村是南陽市鎮平縣北部深山區的深度貧困村,一座座大山像鐵桶一般,把黑虎廟圍困其中。一座破舊的兩層教學樓,一棟兩層的宿舍,三間平房,就是學校的全部家當。

每個月三十幾塊錢的工資,沒有信號、不通水電的生活條件,讓剛大學畢業的張玉滾頗有些躊躇。但當真的走進教室,看到孩子們明亮清澈、渴望知識的眼神,自己兒時那些渴求書本、期待老師的記憶都涌上了心頭。21歲的張玉滾定下了心。“我本身就是從山里走出去的,我決心回到學校做老師,我要培養出大學生來。”

黑虎廟小學航拍圖來源/新華社

想要圓了孩子們的讀書夢,先要有書。彼時未通公路,書本只能靠人力翻過1600多米的尖頂山,用扁擔沿著山脊上牛羊踩出的小道一趟趟地運進來。山路濕滑且多有懸崖陡坡,幾十里的山路需要十幾個小時才能走完。

有一年冬天,天黑看不清路,偏偏又下起了雨,實在走不動的張玉滾在山間的崖洞里挨了大半夜。等一步一滑地到了學校,幾乎成了“泥人”。可書本都被油氈裹得嚴嚴實實,打開一看,干干凈凈,連一點褶皺都沒有。

2006年,山里通了水泥路,孩子們的課本、生活用品便由張玉滾騎摩托車帶回來,少則幾十斤,多則百余斤。多年來,他騎壞了4輛摩托車,輪胎更換的次數更是數不清。

條件艱苦,師資不足,但決不能讓山里娃娃比別人差,千方百計也要上好每堂課。沒有數學教具,張玉滾就和學生一起用木頭制作鐘表表盤、長方體模型。沒有體育器械,樹枝就是天然的測量尺、接力棒。英語教材變動得大,張玉滾就自己找來磁帶、錄音機,一遍遍地聽、抄、背。為了教好美術課,課余時間總能看到張玉滾練習簡筆畫的身影。所有的教學內容,張玉滾都要先學上一遍,為了學生,他愣是把自己逼成了精通小學每一門課程的“全能型”教師。

山里的孩子,父母外出打工者居多。考慮到出行安全,很多學生就直接住在了學校,日常的生活起居全由張玉滾夫婦承擔了起來。上小學的孩子活潑好動,衣服總需要縫補,頭疼腦熱也是常有的事情。時間久了,張玉滾也成了生活的多面手。

由于長年操勞,張玉滾比同齡人滄桑很多,80年出生的他常常被誤認為是快要退休的老教師。談起這些年的經歷,張玉滾說:“最大的支持來自于家人,最虧欠的也是家人。”

2006年秋季剛開學,由于學校還缺十幾套書,人手不夠,張玉滾就讓妻子帶著9個月大的女兒,坐機動三輪車到高丘鎮拉書本。回來途中,三輪車因躲閃一輛迎面駛來的小車,不幸翻倒,小女兒當場殞命。時至今日,每每想起此事,張玉滾仍會止不住地落淚。

張玉滾說:“我和家人是個體,學生是一個集體,相比之下,集體更加重要。”

“學最好的別人,做更好的自己”

2017年,在上級教育部門和社會各界的關心下,黑虎廟小學建起了宿舍樓,蓋起了食堂。2018年,孩子們有了自己的200米塑膠環形跑道。現在每個教室,都裝上了推拉式黑板和液晶顯示屏,上課也用上了一體機,深山里的孩子們也和城里的同齡人一樣,享受到了先進的遠程教學。

明黃色的教學樓上,“學最好的別人,做更好的自己”幾個大字格外醒目,這是黑虎廟小學的校訓。

張玉滾說:“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理想。希望所教的學生能夠不斷學習,不斷成長,通過知識來改變命運,走出大山,考上理想的大學。他們的人生能夠出彩,就是作為老師最大的心愿。”

18年來,張玉滾教過的500多名學生中,有16名考上了大學,有幾個還讀了研究生。300多名學生因他的資助免于輟學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黑虎廟村黨支部書記韓新煥說:“玉滾收入微薄,可有他在,沒讓一個孩子失學。”

關于未來,張玉滾說,想要把現在的五個年級擴大為六個,想要進一步提高新進教師的技能培訓,讓更多人的孩子可以就近入學,得到高質量的教學。

春去冬來,尖頂山上的麻櫟樹綠了又黃,黃了又綠。人民教師張玉滾在閉塞中堅守,在窮困中堅守,在艱辛中堅守,為山村孩子挑出了一座圓夢學堂。

  • 中國財經新聞網
  • 劉遠
  • 張倩

【慎重聲明】 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為"中國財經新聞網"的所有作品,均轉載、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,轉載、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 中國財經新聞網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

中國財經新聞網客戶端推薦下載

  • 相關搜索:
  • 無相關信息
  • 精華數據
中國財經新聞網首頁
{"remain":0,"success":0,"remain_original":0,"success_original":0}http://www.btrar.com/news/2019/0817/363379.html
正规彩票手机app 前郭尔 | 定兴县 | 凤山市 | 巩义市 | 三原县 | 宿迁市 | 商水县 | 新野县 | 思南县 | 永仁县 | 长寿区 | 曲阳县 | 汤原县 | 瑞安市 | 新巴尔虎右旗 | 扎兰屯市 | 南和县 | 马公市 | 桐柏县 | 赤峰市 | 通城县 | 乃东县 | 灌阳县 | 武安市 | 通辽市 | 肥乡县 | 吴堡县 | 东城区 | 安义县 | 柘荣县 | 宁晋县 | 钦州市 | 岳西县 | 长白 | 罗平县 | 湖北省 | 甘德县 | 奉贤区 | 吉安市 | 昌都县 | 西盟 | 老河口市 | 宽城 | 成武县 | 东源县 | 新田县 | 东港市 | 岚皋县 | 泗水县 | 河间市 | 郴州市 | 娱乐 | 南和县 | 乐陵市 | 五家渠市 | 淮安市 | 白玉县 | 广安市 | 酒泉市 | 天津市 | 乌鲁木齐县 | 北京市 | 临城县 | 志丹县 | 施甸县 | 利川市 | 澄迈县 | 岚皋县 | 田林县 | 太仓市 | 罗江县 | 灵石县 | 贵定县 | 沿河 | 上蔡县 | 谢通门县 | 古蔺县 | 弥渡县 | 泸西县 | 河池市 | 治县。 | 溧水县 | 和静县 | 梁山县 | 内丘县 | 宜昌市 | 唐海县 | 岳阳市 | 新绛县 | 东台市 | 威海市 | 大兴区 | 苍山县 | 青浦区 | 东乡 | 静安区 | 炉霍县 | 湖州市 | 韩城市 | 阳曲县 | 四平市 | 东至县 | 鹤山市 | 什邡市 | 剑阁县 | 巴东县 | 石棉县 | 蕉岭县 | 华容县 | 奉新县 | 乌鲁木齐县 | 墨竹工卡县 | 长垣县 | 张掖市 | 如皋市 | 海丰县 | 旬邑县 | 滦南县 | 巴彦淖尔市 | 吐鲁番市 | 双流县 | 定陶县 | 胶南市 | 铜山县 | 冀州市 | 卓尼县 | 夹江县 | 新建县 | 松桃 | 徐州市 | 观塘区 | 南昌县 | 仁寿县 | 镇宁 | 泽库县 | 齐齐哈尔市 | 保靖县 | 张家界市 | 清远市 | 溆浦县 | 舞钢市 | 浙江省 | 武清区 | 福贡县 | 垦利县 | 平山县 | 罗江县 | 永春县 | 阜康市 | 南汇区 | 保康县 | 富宁县 | 博客 | 丘北县 | 奈曼旗 | 东宁县 | 宜兴市 | 卢湾区 | 虹口区 | 晋中市 | 九龙城区 | 宜都市 | 大邑县 | 池州市 | 昌吉市 | 济南市 | 巨野县 | 绥宁县 | 延庆县 | 江门市 | 米泉市 | 依兰县 | 芜湖市 | 郑州市 | 大田县 | 喀喇沁旗 | 饶河县 | 金门县 | 灯塔市 | 苗栗县 | 余庆县 | 石城县 | 油尖旺区 | 浠水县 | 忻州市 | 祁阳县 | 鹤庆县 | 敖汉旗 | 嘉善县 | 达州市 | 石屏县 | 尼玛县 | 保山市 | 黑水县 | 利川市 | 东乡县 | 友谊县 | 英超 | 蒙阴县 | 多伦县 | 洛川县 | 蓬莱市 | 堆龙德庆县 | 襄城县 | 读书 | 长垣县 | 托里县 | 沛县 | 江山市 | 宜良县 | 甘孜县 | 五家渠市 | 淮安市 | 无为县 | 平泉县 | 丰都县 | 洛阳市 | 芜湖县 | 南郑县 | 高唐县 | 沧源 | 三明市 | 南郑县 | 望都县 | 广州市 | 墨江 | 五家渠市 | 鄂托克前旗 | 百色市 | 嘉黎县 | 南木林县 | 临城县 | 江华 | 炉霍县 | 赤壁市 | 瑞金市 | 金溪县 | 赤城县 | 惠州市 | 温宿县 | 凤台县 | 会泽县 | 马边 | 鹰潭市 | 曲松县 | 宽城 | 赤水市 | 古丈县 | 电白县 | 定南县 | 玉树县 |